首頁

BACK

賺大錢的邏輯:在價值區,做正確事

072018-06


01

股神巴菲特的辦公室里,貼著一張美國棒球手的海報:



他就是對巴菲特投資理念影響極大的一個人——波士頓紅襪隊的擊球手:泰德,被稱為“史上最佳擊球手”。


其實,在棒球運動員中,有兩類擊球手。


一類是什么球都打,每次擊球都全力以赴,力求全壘打。


另一類人則是聰明的擊打者,他們只打高概率的球。


世界排名前十的擊球手,都是后面這類人,而泰德·威廉斯就是這類人中的高手。


泰德有一個鮮明的觀點:不要每個球都打,而是只打那些處在“甜蜜區”的球。


他把擊打區劃分為77個小區域,每個區域只有一個棒球大小,只有當球進入理想區域時 ,才揮棒擊打,這樣才能保持最高的擊打率。否則如果去擊打處于邊緣位置的球,擊打率會非常低。


所以,在比賽當中,對于非核心區的球,即使嗖嗖從身邊飛過,泰德也絕不揮棒。


這種策略聽起來簡單,但在實際比賽中卻非常難操作,特別是在決定勝負的關鍵時刻。幾萬名觀眾繃緊了神經,用期待的眼睛看著你,當球飛過來的時候,如果不打,就將迎來全場的噓聲。這時,堅持“只打高價值的球”就需要極強大的定力和冷靜的內心。


巴菲特把這種策略應用到了投資領域,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投資哲學:只投資高價值、有護城河的公司,其他的根本不看。


1992年索羅斯大戰英格蘭央行的時候,他的基金經理人德魯肯米勒認為這是一次難得的好機會,甚至建議把所有錢都押上,當他把這個想法告訴索羅斯的時候,索羅斯說這“太荒謬了……你知道這種事情多久才能出現一次嗎?所以,要做的不是把所有的錢押上去,而是要把所有能搞到的錢,都押上去。”


結果他們加上杠桿,總共投了100億美金,最終大獲全勝。


很明顯,索羅斯的策略就是:專攻要害,一擊致命。


02

喜歡打麻將的人其實都知道,一場牌打下來,糊多次小牌的人,往往不如糊一次大牌的人贏的錢多。


其實在其他領域也存在這樣的規律,那些做得最好的人,往往不是做的最多的,而是那些做的次數少,而單次價值很高的人。


真正的高手都具備一種深思熟慮后做選擇的戰略能力——做哪些“更少但是更好”的事。


如今是一個機會更多、選擇更多的時代,很多人都認為既然有這么多機會可選擇,那做的越多,贏的概率就一定越大,其實不盡然,因為機會越多,意味著概率越小,越是有多種可能性,越是需要專注于核心競爭力。


就拿投資這件事來說,以前我經常聽到這樣一種理財觀,叫做“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”。原理相信大家都懂,對于普通大眾而言,這是一種財務上的避險策略,但對于那些投資界的高手來說,他們的做法剛好相反。


巴菲特在2017年的紀錄片中說:


“我能看見1000多家公司,但我沒有必要每個都看,甚至看50個都沒必要。投資這件事的秘訣,就是坐在那兒看著一次又一次的球飛來,等待那個最佳的球出現在你的擊球區。人們會喊——打呀。別理他們。”


我知道自己的優勢和圈子,我就待在這個圈子里,完全不管圈子以外的事,定義你的游戲是什么,有什么優勢,非常重要。”


巴菲特的投資效果印證了他的說法,就像他的合伙人查理·芒格所說的:“如果把我們最成功的10筆投資去掉,我們就是一個笑話。”


人的時間、經歷、智商都是差不多的,高手之所以比普通人做的更好,最大的秘訣就是“專注”,或者說是一種價值定位并敢于舍棄的能力,對人來說,這往往是反本能的。


麻省理工學院前教授丹·艾瑞里在《怪誕行為學》一書中說,人們在面對多個選擇時,即使明知其中一項可以獲得最大成功,他們也不愿意輕易放棄其他選擇,因為他們總認為能在其他的選擇當中獲得更大的收益。所以,能夠獲得巨大成功的人才少,因為他們能克服那種心理上的本能。




投資有風險,理財需謹慎。這是一句被普遍認同的話,每個投資理財者都會了解風險所在。博泰,成立8年以來,零投訴零違約零逾期,所有的客戶每月都能準時收到收益。在資管新規發行后,銀行理財也不再保本,選擇其他的理財渠道意味著又將面臨一次巨大選擇風險。所以,對于許多老客戶而言,博泰就是價值區!